特朗普:頂級dealmaker,Goldman Sachs傳奇人物 Gary Cohn


大家能想到入投行的人絕非等閒之輩,皆因投行之地匯聚全球金融精英。well,某程度上可以這麼說,但也不能說全是靠成績超班而入的投行,例如這篇文章主角 Gary Cohn,現今Goldman Sachs 的第二把交椅,剛獲 Donald Trump 任命,進入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是特朗普政府影響力最大的官員之一。

與畢業於Ivy League的特朗普不同的是,Cohn並非天賦秉異、家境優渥,恰好相反,他出生在一個郊區猶太移民家庭,小時候有嚴重的讀寫障礙,經常被迫換學校,同學和老師都排擠他,把他當白痴,連他自己都承認那時是個“可怕的學生”。

 

即使Cohn是一位民主黨人,還曾捐贈了相當多的政治獻金給希拉里,但這並不妨礙特朗普對他尊敬有加,並把他看作是一個交易撮合者(dealmaker) ,“作為我的頂級經濟顧問,科恩將發揮他作為一個成功商人的才智,服務於美國人民。

 

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小時)眾人眼中的笨蛋,不僅晉身世界頂級銀行,並很快躋身高層,帶領公司成功避開史上最慘烈的金融災難之一,之後更是華麗轉身成了一位政界明星。


 

 

工人階層到頂級投行

Cohn出生在美國主要工業城市之一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Cleveland)郊區。他那出生在波蘭的祖父在13歲的時候身存8美金就來了美國。他的父親是一個對孩子沒什麼耐心的電工。

在很小時候,Cohn被診斷有讀寫障礙,這也不能全怪他,他的猶太祖父就有這個障礙。在六年級之前,Cohn前後換過4個學校。他的老師對他往後的人生沒抱什麼信心。其中一位老師甚至告訴他的父母,如果幸運而且悉心培養的話,他們的兒子長大以後可能會是一名貨車司機。

幸運的是,1982年,Cohn從American University順利畢業了,“我母親在我畢業典禮那天淚如雨下”。不幸的是,當時正值Reagan Recession最嚴重的時候,他根本找不到工作,連實習的機會都沒有。

Cohn 2009年在American University 的畢業典禮上談起那段悲慘往事,他說:“剛畢業那時,我沒有工作,沒有實習機會,沒有前途,但是,我也沒有發愁。要說我有什麼,我有熱情,對金融市場的熱情。

面對來自父親的壓力,Cohn只好在鄉下的美國鋼鐵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找了一份銷售窗框和家庭鋁製品的工作。然而,正如他所說,他的心思顯然不在這些金屬製品上。

那年感恩節前後,他去公司位於紐約州Long Island的辦公室出差。整整一周他都在努力工作,然後說服老闆讓他在周五休一天假。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是他人生中最關鍵的一次休假。

Cohn去了紐約市區。他去了華爾街,去了紐約商品交易所,參觀了那裡的交易員們節奏緊張地買賣金銀、銅、鋁。在旁觀了幾個小時之後,Cohn抓住機會進入交易大廳,試圖說服人家給他一份工作。然而,在大廳邊緣徘徊了整整四個小時後,他意識到這事不會發生了。然後他沮喪地按了電梯,知道自己該去機場趕回Cleveland了。

就在這時,Cohn無意中聽到一個衣冠楚楚的交易員急匆匆跑下樓,對同事大叫 “我要走了,我要跑著去機場了。我已經遲到了,等到了機場我再給你打電話。”Cohn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他問那個人:“我無意中聽到你要去拉瓜迪亞機場,我們可以一起搭taxi去嗎?”對方答應了。

“我的機會來了。”Cohn對自己說。“我有45分鐘,在周五下午的路上說服這個人,讓他相信我值得僱用,我需要一份工作。”



這位陌生人向Cohn問了一些金融市場的知識,很多年後Cohn回憶這段經歷時說:“我對他說了一些大話。”當他們到達機場的時候,這名交易員問他是否知道期權,對期權一無所知的Cohn自信地回答說:“我無所不知。”

“太好了,”這位交易員回答,“我希望你能給我打電話,我來安排你參加面試。我是交易期權的。這是一個剛上市的全新的市場,我還不知道怎麼做交易。我需要一個理解它的人來幫我,告訴我該怎麼做。”

“沒問題,我是你的人了。”Cohn這樣回答。

當天晚上回到Cleveland後,Cohn沒有回家,直接去了書店買了本名為 Options as a Strategic Investment的關於期權的書,這位有著嚴重讀寫障礙的人在那個週末將複雜的期權書讀了足足4遍。

之後的故事大家都猜到了:Cohn回到紐約,順利通過面試,得到了在交易所的工作。

一年以後,Cohn開始自己交易白銀。1990年,他跳槽到Goldman Sachs 收購的J. Aron部門,跟著帶他的Lloyd Blankfein一路晉升,1994年成為合夥人。2006年,時任CEO Hank Paulson成為美國財政部長,Lloyd Blankfein 接任CEO,選擇Cohn作為自己的副手。

Cohn和身為Goldman Sachs 全球董事長兼CEO的Lloyd Blankfein有很多相似之處:野心勃勃、偏愛風險。他們一同去墨西哥度假,將小孩送去同一所學校讀書。

Cohn還非常喜歡冒險。“Cohn和Lloyd Blankfein將商業文化植入Goldman Sachs。”前Goldman分析師William Tanona這樣評價他們二人:兩人都專注於賺錢,將業務重點從投行轉移到了交易,“他們開啟了Goldman Sachs的冒險時代。”

更重要的是,這兩人在多年的合作中共同作出了很多重大的決策,歷史上最知名的一個決策正是在史上最恐怖的金融災難之一——次按危機前夕作出的。而這個決策,不但讓Goldman Sachs 無損地度過了危機時期,而且還大賺特賺。

“我所知道的是,一個擁有讀寫障礙的人,在離開大學以後,應對失敗的能力是非常強大的。所以,當我們面對多數狀況的時候,我們看到好的一面會多於差的一面。它不會讓我們感到煩惱。我想了很多次,它定義了我是誰。如果沒有讀寫障礙,就不會有我的今天。我將永遠不會抓住那一次的機會。”

 

走過次按的戰場

當Cohn和Lloyd Blankfein共同執掌Goldman的時候,有一件事表明了他們曾經糾正的一個錯誤是多麼的明智。實際上,按照Cohn的話說,“最大程度地抓住了機會”。

我們的記憶要回溯到2006年秋天。Goldman Sachs 當時領導在John Paulson之下,幫助他在2006年和2007年大規模做空抵押貸款市場。這種交易很快變成了一顆巨大的搖錢樹:2008年,美國抵押貸款市場全面崩潰,震驚世人的次按危機爆發,John Paulson從中狂賺約120億美金,自此被稱為“華爾街空神”、“對沖基金第一人”。

當然,暴利是後話了。看過電影 The Big Short 的人就會知道,當年可不是所有華爾街人都獨具慧眼,在抵押貸款市場火到爆的時候去做這種“賭一賠十”的買賣,金融市場永遠都是勇者的遊戲。

2006年,一些年輕的Goldman Sachs交易員認為,John Paulson做空抵押貸款市場是很聰明的舉動,他們決定跟注。就在那時,Goldman Sachs卻停止和John Paulson繼續做生意了。這很容易理解:自家的交易員居然和自家的客戶在同一種交易上展開競爭,這就是一個明顯的衝突行為。

Goldman畢竟是Goldman,在John Paulson不再是自家客戶之後,他們馬上如法炮製,基本上全盤複製了他的交易。在2006年12月的一場會議上,Cohn、Lloyd Blankfein以及時任投資總監David Viniar專門批准了大規模做空抵押貸款市場的指令。

現在來看,當時那個指令簡直是“保命符”,第二年(2007年),華爾街大大小小的公司成批成批地破產倒閉,很多企業奄奄一息,而Goldman Sachs不但躲過厄運,還賺了40億美金。 

當年Goldman在做空抵押貸款市場的同時,賬戶上還有數十億與之相關的證券。它們在短期內無法出手。也就是說,Goldman在做空抵押貸款證券的同時,也相當於在做多這類資產。

這聽起來像是一種對沖,但當時Cohn等一眾高管認為,這麼做可不怎麼聰明,Cohn領頭的高管們決定拋售抵押貸款證券的持倉。但在市場交投清淡的時候賣出就意味著虧損。但Cohn堅稱,不管賣價多少,必須清倉,Goldman不能持有這類證券。

幾年以後,Cohn在一次採訪中被問及當時為何那麼做,他回答說,2007年市場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Goldman只是順勢而為而已,“我們尊重市場。”

他稱:“我們沒有誤導自己或者投資者。順便說,我們還被人指責了。在以98的價格出售那些證券的第一個月,我們並沒有誤導那些接手我們證券的人。所以我們並沒有覺得 “我們以98把這些東西賣給別人了。以後怎麼才能以低於93把它們賣掉呢?” 然而,在那之後一個月,我們就以55賣出去了。人們很不喜歡,我們的客戶很不喜歡。他們很生氣。”

Cohn還回憶了當年他經歷過的市場惡化和其他公司不知該如何給這些抵押貸款證券計價的困惑。他曾經給KKR旗下專門從事融資的公司KKR金融控股(KKR Financial Holdings)創始人之一Nino Fanlo打電話,以單價55美分清倉出售高盛價值1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證券。這個價格在當時的市場上是找不到的,遠遠低於市場平均售價。對方告訴他,“ bro 你錯得離譜,人人都賣80或者85。”

Cohn對Nino Fanlo說,如果以55美分買進、80美分賣出,這筆生意就是一筆穩賺的意外之財。想想看,100億美元,25個點的利潤率,那就是純賺25億美元。

Cohn說,當時他太渴望把那些證券賣出去了,還曾想著別人一看55美分這個價格就會排隊來買。然而幾天以後,Nino Fanlo打來電話說,“我想你可能是對的。”科恩回憶那筆交易說:“價格降到了30。”

有人曾說,Goldman Sachs利用了對手,也就是那些單邊做多市場的投資者。至於Cohn、Lloyd Blankfein和David Viniar究竟知不知道這個情況,大概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了。而眾所周知的是,就在Goldman大賺40億美金的那一年,眾多華爾街同行們因為這些證券很快變得一文不值而倒下。當年四季度,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出現其八十四年曆史上的首次虧損。三個月之後,這家巨頭破產了。

華爾街有一句說話:如果其他人沒有倒下,那是你不夠成功。

2007年,當華爾街被這場危機之火燒得屍橫遍野的時候,Goldman成功走過戰場。這在很大程度上都要歸功於、Cohn和Lloyd Blankfein和David Viniar的英明決定。 

這個決定幫助他們獲得了豐厚的回報:那一年,高盛前五名高管瓜分了將近4億美金薪酬。其中,Cohn獲得了7250萬美金。這種年度薪酬在華爾街歷史上非常罕見。

Cohn帶領著Goldman Sachs,上演了現實版的 The Big Short。

 

Also on SJ:從《華爾街》到《華爾街2》看投資銀行二十年興與衰

 

SJ結語

7250萬美金的薪酬,屬於華爾街的勇者。關於次按,多少華爾街大鰐門前清,屬於Cohn的故事真夠震撼。

 

原文轉載至 華爾街見聞

 


關注高質內容,讀神科又想入行頂級MNC / Banking / Law firm?即時填妥以下表格,SJ將不定時推送獨家行業活動 (絕不SPAM!!!)
* Required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Never submit passwords through Google Forms.


StealJobs全面透露各行各業人工,工時,晉升前景,以及入行攻略,歡迎匿名提供收入資料

而家仲可以上埋SJ House ==> SJ House,一個網睇晒各區的住宅Rating,快D上來Rate下自己住緊個屋苑啦!

Employers who object to or otherwise wish to complain about the above content please contact us via email or press here. The above is mere opinion of the submitter(s) (not this website) only on the working environment of the said company, not from an official source, might be inaccurate, and in no way indicates the quality of any products or services or the level of competence or integrity of the above mentioned company and its staff. Unauthorised reposting of the contents herein is strictly prohibited.
如對本網任何內容有任何意見或投訴,請按此聯絡本網,本網會盡快為您處理問題。以上內容僅為投稿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並非來自官方渠道,亦可能不準確,而評論亦僅限於投稿者對工作環境的意見及反饋,與上述公司的員工或產品或服務質素或工作能力及品格誠信完全無關。未經授權切勿轉載以上內容至第三方網站,違者必究。 


立即加入StealJobs@FB 更多90後上位攻略

Submit Job Review

comments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