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妓院,獲獎奧斯卡,她選擇過這種生活


“加爾各答的紅燈區內,命運最坎坷的人不是妓女,而是她們的子女。

面對赤貧、虐待和絕望,這班孩子幾乎無法避免步上母親的後塵,也難以創造另一種生活型態。 ” – Born into brothels 「生於紅燈區」

 

這部紀錄片於2004年1月在美國上映。

導演 Zana Briski 與 Ross Kauffman 紀錄在紅燈區孩子的驚人轉變。專業攝影師Briski義務教導孩子們攝影課,並給他們相機嘗試激勵這班孩子內心潛在的藝術天份。這班孩子住在最污穢、看似絕望的世界。他們拍的照片不僅展現過人觀察力與天份,更反映出一種更偉大、激勵人心、撼動社會的真實面相:通過藝術達至解放心靈、賦予才能。

「生於紅燈區」並不濫情,它沒有一般拍攝貧窮世界幕幕賺人熱淚的畫面。Briski花了數年的時間與這班孩子相處,參與他們的生活。孩子們拍攝的相片是其心靈的照影,見證著每張相片背後的創意精神。



 

born into brothels

這部紀錄片囊括世界各大影展獎項。看過影片的人,無一不驚訝於在這個世界某處,暗藏的骯髒。也驚嘆於這骯髒中,存留的一絲美好。

這部記錄片也捧紅了參與的主角們。其中的小小女主角,Puja,一位自小在紅燈區長大的女孩。

born into brothels

(圖:Born into brothels 孩子合照)

 

Puja

加爾各答的紅燈區,是亞洲最大的紅燈區,裡頭有多達12,000多名性工作者。有些人因為身不由己,有些人“繼承家業”,

也有些人是自甘墮落。

Puja的母親就是紅燈區的一員,她生於紅燈區,也不知道父親是誰,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接觸最多的就是“顧客”,以及和她一樣濃妝豔抹的女人。

紅燈區內的空氣中瀰漫著的糜爛氣息,那裡好像沒有所謂的人權,妓女們就是被玩弄的對象:被虐待、受傷害,隨處可見。

brothels

brothels

 

Puja生長於這種環境,不出意外,很快就會在其母親的“栽培”下,成為一名雛妓。

Briski 的到來,為Puja帶來了希望。

Briski 2000年的時候來到印度,想要寫一篇關於性工作者的報導,但是來到加爾各答後,

看見那裡的女人眼中充滿著警惕和麻木,她震驚了。

那些身經百戰的女人,個個都不像是活著的人。

似乎只有事後收到的2美金,才能讓她們眼中透出些許光彩。

對於外來者的光臨,她們並不好奇。

反而是那裡的孩子,仍未被侵蝕。他們圍著Briski,用小心翼翼的眼神,看著她手中的相機。

 

briski

 

本想以紅燈區的性工作者為寫作藍圖,但礙於紅燈區也被不知名的勢力監視,所以Briski的採訪工作並不順利。

她的一言一行都可能被注視著,想深入虎穴採訪,看來不是容易的事。

而似乎享受真正自由的,只有那些格外敏感的孩子。

Briski 萌生拍紀錄片的想法,就以這些生於妓院的孩子們的視野,用他們的眼睛去探索妓院的生活。

Puja很幸運地被選為影片女主角,她當時不知道什麼叫做電影,所以鏡頭里,她完全真情流露。

她是一位沒有父親,沒有文化,生於妓院如野草般的孩子。

puja

紀錄片中,Briski開設了攝影班,教導他們二十多個孩子攝影,也教他們用心觀察世界,開攝影展,上學,上節目,鼓勵他們靠自己的力量,走出紅燈區。

現實中,Briski也是本著這種信念,努力嘗試改變這班孩子的命運。

Puja作為女主角,且很有攝影天分,也很喜歡攝影,Briski對她格外留意,希望有一天她能走出妓院,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puja

puja

brothels

brothels

截圖:生於紅燈區

 

這部片拍攝耗時近五年,上映後得到很大迴響,也獲得了第77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2005年,Briski打電話給Puja,要接他們去美國領獎。

 

對於孩子們來說,第一次有機會去看紅燈區以外的世界,享受鎂光燈和所有人的注視,Puja感覺自己變成了一隻白天鵝,她的命運似乎即將扭轉。

這班孩子的去留,恍然間成了社會問題,得到廣泛關注。Briski通過多方協調,令美國的教育機構接納了他們,所有人都很興奮,他們有了脫離妓院的機會。

但此時,Puja 卻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

她的母親被人騙,加上賭博輸了很多錢,欠下巨額貸款,Puja是她剩下的唯一籌碼。

“我母親只有我一個女兒,我沒有其他生存技能,只能靠肉體來承擔家庭負擔,就是這麼簡單。”

Puja毅然回歸妓院。

Briski 也通過社會輿論、寄錢、取締妓院等方式,一次次引導Puja走回正道,但是她一次次放棄了。

 

奧斯卡大獎女主角的名銜,抬高了她的身價,Puja一躍成為紅燈區頭牌,同時她也學會了抽煙喝酒,也擁有了別墅和名貴珠寶,但是她,不快樂。

“現在的我就像一隻籠中鳥,他們擁有的自由是我永遠也得不到的。可是,我現在已經不能改變我的生活了。因為,在我背後一切已被安排,這些安排足以剝奪我的一切…面對黑勢力的暗中威脅,我除了妥協別無選擇….”

Puja知道,Briski對她十分失望,因為她不止一次無視了對方釋出的關懷和幫助。

她的精神逐漸頹廢,身體機能也因為服用藥物開始衰退

 

Avitjit Halder

與她同期拍攝紀錄片的小伙伴們,有人抓緊機會,逃離了牢籠,闖出另外一片天空。

同期的Avitjit Halder,2008年被紐約大學的藝術學院錄取。

雖然這只有一個幸運的例外,但也給了所有人希望:即使生於妓院,也可以生而為人。

avit

有些人選擇擁抱希望,但Puja還躲在黑暗的地窖裡,

匍匐扭動,無限懊悔。

 

“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這也不是一個正常女人的生活。我現在非常羨慕當年和我一起拍片的同伴,他們如今都在美國,其中一個女孩在紐約大學學表演,還有一個嫁了白人,雖然他們不一定比我富有,但他們的人生才是值得我渴望和羨慕的。” – Puja 

 

SJ 結語

是命運選擇了你?還是你選擇了命運?

無論是環境還是其他人,都沒有這個能力為你安排豐盛的一生。

唯一能選擇行走怎樣命運的,其實只有自己。

 

Also on SJ: 做人可以窮 但一定要有Class

《Born into brothels》全片:


轉載請註明StealJobs.com及原作者。 StealJobs全面透露各行各業人工,工時,晉升前景,以及入行攻略,歡迎匿名提供收入資料

Employers or publishers who object to the above content please read SJ Community Guidelines and contact us via email or Facebook message. The above content is mere opinion of the submitter(s), not facts, not from an official source, and might be inaccurate.
如對本網任何內容有任何意見或投訴,請按此聯絡本網,本網會盡快為您處理問題。 


立即加入StealJobs@FB 更多90後上位攻略

以下係默默支持SJ的廣告商,啱用去睇:







按下圖,立即向StealJobs匿名爆料人工資料 Submit Job Review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Share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