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獄律師行 - 九死一生Paralegal經歷


以下是匿名大陸學生在香港HKU/CUHK/CityU讀完LLM後,在某地獄律師行做Paralegal的極度慘痛經歷。

注: 香港地獄律師行《後記》已經刊登,歡迎閱讀!

SJ相信香港大部份法律系學生都聽聞有幾間地獄律師行的恐怖,可謂法律界的ISIS。 至於此文說的是哪一家?

Let’s just say it doesn’t matter, or that 此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前言

一直想著要做點什麼防止以後的學弟學妹們再一次掉入火坑,只是苦於沒有好的渠道,在這段將要離職又不想工作的日子裡,將自己的血淚史和大家分享。



在香港讀完master後的大半年時間,我都是在一個與法律沒有聯繫的地方工作,其實當時讀完書沒有立刻回大陸的原因是:

1. 不甘心付了那麼多學費半點工作經驗沒撈著就打道回府;

2. 感覺還有很多的香港美食沒有嘗盡(求別噴。。。),就沒心沒肺地開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可能是第一份工作太輕鬆老板又不苛刻。導致我對第二份工作的期待太高了吧。

正題

大約是去年的一月份,樓主越來越深刻的感覺到自己對一份新的職業是如此的陌生,做起來也力不從心,所以決定誓死也要跳回法律這個萬丈深淵,然後粉身碎骨死而後已。投了百份簡歷之後,終於讓我找到了這個名副其實的深淵:X律所(後來經同事告知,原來這家律所的名氣已經響徹整個香港律師界,在著名的香港本地高登論壇被譽為四大地獄律所之一)。

拿到offer的那天簡直是歡天喜地和朋友胡吃喝了幾頓,當時覺得這個paralegal職位的競爭可能還蠻激烈的。等了兩個星期才拿到offer,去簽合同的時候還等和我同一天入職的同事簽完合同再輪到我,等了足足一個小時才簽,其實這些都是証明這家律所的怪異之處,而當時只是被喜悅沖昏了頭腦,絲毫沒有察覺。

開工第一天 罵聲震天

進入律所的第一個星期就看到一個associate和老板吵架,邊吵邊罵,邊吵邊哭,隱隱約約聽到是明天要放假,但是有份文件還沒做好,老板命令她明天交給他,她就一直重復著她明天放假,意思是明天交不了給老板。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了這個老板歇斯底裡罵人,氣場絕對不輸馬景濤的咆哮,殺傷力麼呵呵,輻射整個辦公室。後來,associate在辦公室就一直哭,邊打電話邊哭,周邊同事都很平靜,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

你可能感興趣:壓力爆煲現幻聽 PCLL學生墮天橋頂重創!

 

Paralegal工作:做Bill,做Bill,做Bill

當然,對於剛進入這家律所的我不會覺得老板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只會覺得可能是老板心情不好的一次發泄。滿懷希望想在律所收獲一些實用的經驗,一開始接觸什麼都是新鮮的,尤其香港的訴訟程序、文件對我來說都是新的。天天做到9點多我也很樂在其中。好景不長,做了3-4個月後,我發現其實我的工作就是一些很機械性地替老板改改文檔的格式,把收到的文件向客戶匯報,最重要的工作竟然是做bill。這與我內心對這份工作的期待完全不同,雖然早就做好了打雜的准備,但是我還是想在一段時間之後可以做些翻譯或者是與中國法律相關的research。請教了早我幾個月甚至一年進來的同事,口徑完全一致地告誡我說,在這裡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bill,其它那些你期待做的事只是偶爾會做到。當然,這跟面試中,老板的承諾完全不同。做bill最酷的地方在於可以加深眼睛度數,嚴重一點的將直接導致對眼和其他並發症,其實,還是跟法律沒有半毛錢關系。不過,眼看著自己的IANG簽証快要到期,就想著算了,不管怎麼說先拿到簽証再說吧。

你可能感興趣:唱出Law 友苦況 法律系學生之歌-law-school-musical 

 

你點解咁蠢,你係咪無腦架?

期間當然也有很多不順,比如法庭出了order判我們要付給對家訟費,我馬上准備好了支票及信去給他簽,結果他說it is stupid to pay the opponent so quickly,一副我怎麼會犯這麼愚蠢錯誤的樣子。 好吧,這是法庭的order啊,你說不給就不給吧,在這間神奇的律所辛勤工作是會得來粗魯的訓斥的。還有一些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的杯具:像是在email裡面用三個感嘆號糾正我的“錯誤”,或者進去給他簽字他很不耐煩地把我的草稿改了一遍又一遍(其實完全可以一遍改完,他只是想把我打發走,所以才看到一個錯就改一個),諸如此類,不勝枚舉。但以我小強的性格,都選擇視而不見了。總之,如果某一天,他沒有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找茬、罵人,他就覺得自己的存在沒有價值。

Trainee被鬧到精神病

我自己的不順可能還算是輕量級的,有一個trainee被他罵到吐(注意是真吐),然後以憂郁症的理由才得以和他解除合同(香港的trainee簽的是兩年賣身契,除非雙方同意,不然是解除不了合同的)。記得那時是9點左右,又聽到老板在那裡咆哮,我本能地豎起耳朵想聽聽是誰又躺槍了,隱隱約約只是聽到他在那裡用粵語罵著:你真是蠢啊,蠢得不得了,沒用之類的話(此類咆哮是家常便飯,三天一咆哮,五天咆哮加暴跳加爆青筋,是真的爆青筋,隨時有中風可能)後來就聽到一個女生嘔吐的聲音,結果就被其他的同事告知,這個trainee被他罵的嚇吐了,之後幾個同事尾隨這個trainee廁所,看到這個trainee不停地在發抖,邊抖邊說“我好怕,我好怕”。後來的幾天這個trainee都沒有來上班,同事說醫生不讓這個trainee再回來上班了,並要求trainee父母親自去醫院接她,因為怕她在路上想不開。其實這個trainee也算好彩,在老板面前吐了,也就讓他相信了這個trainee是真的抑郁症了,最後才和她解除合同。一段時間之後,此trainee回來收拾東西,赫然發現,其氣色紅潤萬人迷,精神狀態奇佳,與在此律所時的灰白面色形成鮮明對比,儼然一副重獲新生的樣子,真心為她感到慶幸。

Screen Shot 2015-06-01 at 1.24.43 am

告Trainee詐騙

之後的一個trainee就沒那麼好運了,是一個男生,其實是在這個trainee走之後來替位的,此男trainee是因為拿了老板在大學裡設的獎學金被老板相中招入麾下的,開始男trainee還不願走出校門,說他不想去律所做,但是也不知道老板用了什麼甜言蜜語把他哄了進來。前兩個月蜜月期,男trainee的日子過得還不錯,老板把手上最active的案子讓他做,也不在email裡罵他或者咆哮他,兩個月之後此男trainee的title就從paralegal變成了trainee(很多LLB或JD因為沒有申請到PCLL所以不能簽trainee合同,只能做paralegal,而老板這一招只是想先試用此男,再決定要不要和他簽賣身契,因為如果簽賣身契,老板也不能說炒他就能炒了他的。).這一轉變,成了他噩夢的開始。老板不斷在email裡罵他,吼他,他自己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常常夜晚睡不著,工作時精神萎靡,直到有一天他比平時早了很多就離開了辦公室,我覺得奇怪就問他:你怎麼一下班就走了?他說:他去看病。結果那一病之後,就沒再回來。後來同事說他也是因為抑郁症要求和老板解除合約,但是老板就是不肯相信,前一天晚上還好好地,第二天就得抑郁症了?老板不肯放人,一直不和他解除合同,就這樣拖著,他也沒辦法找別的工作,只能一直以抑郁症的理由請病假,有天有同事見到了老板寫的Letter before action, 告男trainee詐騙,根本沒有得抑郁症。從男trainee消失後的6個月後,不知什麼原因,老板終於放了他,和他解除了合同。

第一封Warning letter

但是為了簽証和還是能夠接觸到點法律知識的目的,我還是堅持下來了。結果到了將近5月底吧,老板send了第一封警告信給我。

那是一個星期五,一個保險詐騙的案子,大陸來的客戶,由律所一位associate和我負責和客戶交流,記錄一下案件的基本情況,那天associate用蘋果手機錄下了錄音,我就負責把錄音內容打出來變成文字,但是那天associate沒有把錄音成功地倒出來,我也就沒有把錄音內容做成文字稿給老板。星期天晚上凌晨3點(我是星期一早上才看到的),他發了一封email警告我說,星期五早上客戶來,還有星期六半天(我們星期六要上半天班)我都沒有把談話內容做成文字稿給他,我對這個案子一點貢獻都沒有,之前這個案子的一個文件還是另一個同事幫忙做的(有一天因為我肚子疼,我7點就離開了辦公室,合同上寫的下班時間是6點,呵呵!結果老板7點半發了電郵要我做文件,見我不在他就讓另一個同事做了)。接下來的電郵內容,就是他最擅長的打擊及侮辱人了,大概意思是,像樓主這樣的candidate有好幾百個人都給他投了簡歷,他也面試了十幾個,如果我再不努力3倍(這是原話,哈哈),我就會被替代。負責這個案件的associate看到郵件之後就回復老板說,這不是我的責任,而是associate沒有把錄音給我導致我不能把文字稿給老板。在associate回復電郵的過程中,老板先是讓他的personal assistant催我回那封警告信,然後再是讓hr來催我回,直到assocaite回復完了這封針對我的警告信,我才回復他說會把文字稿盡快給他。結果老板立刻回復:you should reply my email promptly.

“See you in China”

經過這一劫之後我是又氣又恨又怕,怕不小心被炒了就不能辦簽証了。此後的一個月我做事特別小心翼翼,為了辦簽証真是熬得辛苦。老板因為這件事之後給我增加了很多工作量,幾乎都是做bill, 只不過是不同案子的,日子過得也很快,從五月熬到了六月,眼看還有兩個月就要辦簽証了。和我同一天進來的那個同事因為簽証到期日比我早,所以已經開始辦續簽簽証的事了,遞交材料啊什麼的。而我,也利用端午節的假期,請了進入律所半年以來的第一次年假回老家放個假,過個端午。就在我去機場的路上,和我一起進來的同事A發微信給我說,老板把她炒了,並且說簽証也不會給她續簽了,他會打電話通知入境處終止申請續簽。但是我那個可憐同事還有三個星期簽証就到期,沒人給她續簽的話,三個星期後她就得回大陸了。老板一臉無所謂的跟她說:“以後,我們大陸見吧。”也就是說,老板清清楚楚的知道這樣的結果,並且,移民局程序的辦理事實上不會對老板造成任何影響的情況下,老板貫徹了自己一直以來的處事原則:損人不利己,並引以為豪。不過後來她還是通過努力找到了工作留了下來。就在她在律所的last day後一天。辦公室裡突然出現了很多阿sir,當時辦公室裡氣氛很詭異,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在這樣詭異的氣氛中過了一個上午,下午陸陸續續聽到同事說,原來是律所的一個共享文檔裡少了一些文件,老板懷疑是我那個被他辭退的可憐孩子故意刪的,就叫來了警察報警。不過根據其他同事的說法,那些不見了的文件其實都有備份,老板可能就是想要報警。錄口供的時候其他同事在警察面前說其實基本都有備份,老板立馬把話鋒結果說:沒有,很多文件是沒用備份的blablabla. 好彩老板在警察那邊的名氣也臭了,動不動就報警,估計在差館的記錄也不少,警察也就沒在繼續追究這件事。

走人

那老板究竟為什麼一定要炒了我這個和我一天入職的同事呢?原因不得而知,可能因為是下一屆同學的畢業季,找工作的人多了,他看到幾個條件還不錯的,自以為這幾個人會勝任這份工作,手一快,給多了offer,但又沒有位置給他們坐,就要炒了一個人來騰出位置來。至於為什麼新人比舊人好呢,這就是我剛進律所的那種心態問題了。只要在此律所超過1個月,對工作就絕不可能再存在熱情,並且臉色發灰,精神狀態變差。所以,這間律所換人的速度比換菜還快

到了8月份,樓主終於有驚無險地續簽了簽証,但是想跳槽的願望一直沒有實現,從8月份到現在也面了不少律所,不是我看不上別人就是別人看不上我,有趣的是,但凡是面的本地律所,別人總是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哦~,你是X所出來的啊,你們老板很有名啊,我又只能呵呵了。現在樓主決定放棄苟延殘喘的港漂生活,回到大陸發展。因為在這個充滿咆哮的辦公室,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老板發泄出來的負能量全部都積聚在我們身上,呆的時間久了,人變得暴躁,壓力大,整個人呈現枯萎裝填。這其實也是必然的,試想,每天踏入辦公室的瞬間,烏雲籠罩,戰戰兢兢,精神和人格遭受巨大挑戰,生活變成了忍受,變成了煎熬,內分泌嚴重失調

其實寫了那麼多,目的只是為了讓之後的學弟學妹們了解,小心這家律所,就算你有多麼地想留在香港都要三思,考慮考慮再考慮才決定要不要在這裡呆下來。

 

原文轉載自:http://bbs.gter.net/thread-1732240-1-1.html

SJ結語

大陸LLM生高水準之作,“X律所” 恐怖程度滿分,恭喜。

Screen Shot 2015-06-01 at 1.30.31 am


StealJobs全面透露各行各業人工,工時,晉升前景,以及入行攻略,歡迎匿名提供收入資料

Employers or publishers who object to or otherwise complain about the above content please read SJ Community Guidelines and contact us via email or Facebook message. The above content is mere opinion of the submitter(s), not facts, not from an official source, and might be inaccurate.
如對本網任何內容有任何意見或投訴,請按此聯絡本網,本網會盡快為您處理問題。以上內容僅為投稿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並非來自官方渠道,亦可能不準確。 


立即加入StealJobs@FB 更多90後上位攻略

以下係默默支持SJ的廣告商,啱用去睇:




按下圖,立即向StealJobs匿名爆料人工資料 Submit Job Review

comments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