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人生] 行駛「特權」時高人一等的快感


走在中環雪廠街,短短一條街泊滿一堆老闆車:

其中以Benz S-class及寶馬7系為主,然後又一堆Toyota Alphard七人車,當中又有一半係中港牌,甚至有一兩架係藍底牌,偶爾還有AM政府車。

雖然既有劃黃線,又造成擠塞,從來唔見有警察趕,更遑論抄牌。

IFC對開一段彎路更誇張,車輛之多,經過真係以為係名車匯定車展。

人在香港,雖然整體來說表面上還是個人人平等的法治社會,但其實上流社會特權階級從殖民地時期已經一直存在,在1997之後與北方強力部門及財閥勢力合流而變種加強。

大至社會,小至職場與家庭,一樣充滿特權與階級:



在一家公司,老闆或管理層,甚至很多「爆數Sales」,往往能凌駕其他人都必須遵守的規則,例如開公數及搭的士之類的要求,其他人一旦犯規則面臨處分,但特權階級則可以完全漠視規定而處之泰然。

在一家家庭,尤其是人多的家庭,往往由最賺錢多「最有本事」的一位兄弟姐妹來就家中事情拍板。

特權這回事,既無處不在,也令人又愛又恨。

當你未上位,還是個月入15k的small potato時,你和一眾同事在講老闆與上司壞話,講公司有幾唔公平,點解個Director每日11點返工4點放工,卻月入十五萬,而你們做了95%的工作,卻只得一萬幾千。

當有一天,即使你依然未上位,但獲得這位Director眷顧,對你推心置腹,帶你出入client meetings與高級場所,享受到一點點特權的快感時,卻一早把那些「公平」的原則拋諸腦後。而到你成功上位時,則可能比當初你覺得賤格的上司更加好食懶做。

這就是人性的虛偽了。這不代表所有人,但可以說,起碼就華人而言,60%的人也是這樣。

 

講到呢個Topic,SJ強烈推薦韓寒一篇神文,title係 《來,帶你在長安街上調個頭》,講述作者在北京與朋友抱怨特權階級的橫蠻,卻發現這位朋友其實同時也極為嚮往特權的得到快感,哪怕只是偽裝出來的,也有裝腔作勢。

雖然context唔係香港而係北京,但有很多類同之處。

而且,或許有天香港也會變成這樣,who knows?


 

十年前,我在北京租了一個夏利開,人雖不面,無奈車慢,所以很知趣的開在機場高速慢行道上。車裡坐着朋友,我倆當時都是憤青,正激烈批判着腐敗和權貴,突然後面一輛奧迪貼近晃燈,並用警報唿哧了一下。我一看旁邊車道是空的,也沒讓,繼續自顧自開着。沒過十秒,那台奧迪突然滿血,全身能閃的地方都閃了起來,隨即,我被後車用擴音器噼頭蓋臉罵了一頓。坐在邊上的朋友搶了一把方向盤,說,咱讓讓吧。奧迪很快從我邊上超了過去,罵聲一直繚繞了好幾百米。我對朋友說,媽的,這幫孫子走路像王八,必須橫着走到底,開車像火車,必須一條道開到黑。朋友說,算了,你看人家的牌照,京AG6X打頭,這個很厲害,一般來說是給XXX的,還有那些京A8開頭的,以後你得看着點,都是給XXX的。作為一個只知道滬A牌照100位以內惹不起的上海司機,我聽得雲里霧裡。最後朋友對着遠去只會開直線的奧迪牌火車,惡狠狠撂下一句,操,以後寬裕了,還是得買黑色奧迪。

後來朋友真買了黑色奧迪,卻一直沒有上牌。我說,這不掛牌照沒問題么,朋友說,沒事,我有這個。他指了指前窗下的一塊鐵皮,上面寫了兩個字,警備。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又增添了「京安」「人民大會堂XXX」「政協XXX」,一直碼到了副駕駛,堵車的時候都能用來打牌比大小了。我非常擔心隨着牌子的越來越多會擋住他的視線。好在朋友喜歡激烈駕駛,每次一噼彎,那些牌子就因為慣性,全摞成一堆了。於是朋友就得停車重新洗牌。我問他,這在路上開管用么?朋友說,太管用了,你看我,沒牌照,但裝了警燈警報,有這麼多證,更加神秘,警察絕對不敢攔,哪知道你什麼來路的。來,我給你違規掉個頭看看。

當時我們正開在長安街上。長安街很難調頭。記得我初到北京時,有次開車錯過了一個路口,一直調頭不能,突然看見一個大門,門口還算寬敞,定睛一看,新華門,以為是新華書店系統的,想好歹和自己的職業沾點邊,就直接往裡扎,打算在門口揉幾把,假裝自己是出門左拐。。。。。。在差點被擊斃之後,我對長安街產生了深深的恐懼。我對朋友說,算了,別試驗了。

朋友不語,遇見一個紅燈,他爆閃一開,直接頂到交警跟前。交警假裝沒看見,轉身給了我們一個屁股。我說,他真不管你誒。朋友嘴角一撇,道,丫不上路,按照常規情況,丫應該把直行的車流給我攔斷了,方便我掉頭。

過往的車沒有一台避讓我們。朋友拉了一聲警笛,交警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準確的說是看了那些牌子一眼,無奈攔停了對向的來車。朋友從容的掉了個頭。我承認,對於剛剛二十上下的我,在那一剎,特權為我帶來了虛榮和愉悅,縱然這特權還是山寨的。有那麼十秒鐘我異常膨脹,覺得自己都快從車窗里溢出來了。但很快我發現,那些停在對面車道里等候的車輛看我們的眼神中並無景仰,甚至充滿憤慨。我不由自主往下縮了縮。

朋友不屑道,沒事,別理那幫傻X,你看那捷達了沒,你看丫掛的那個警備牌,我一看顏色就知道是假的,四元橋汽配城買的。我這塊可是那XXX的關係。但說是警備牌以後不能用了,統一隻能掛京安了。那我——前面那傻X怎麼開那麼慢,來,你唿幾句,拿着這個,按邊上說話就行,不用多說,十個字,前面車靠邊,前面車靠邊,丫就乖乖閃了。。。。。。

到今天,我已經不能描述當年坐在這台奧迪里複雜的心情了。午夜的平安大道,我們坐在路邊吃羊蠍子。空無一人的街道上,依然有車拉着莫名的警報唿嘯而過。朋友說,丫那個分貝數不對,也是四元橋汽配城買的。

是的,面對特權,我們厭惡,但享用到一點假特權,心中又有竊喜,面對吃特供的人,我們批判,但自己用到了那些特供,又會得意。很多人恨特權,因為特權沒有在自己手中。我有朋友覺得如果他掌權,必然從善如流。其實未必這樣。我相信沒有人會不沉迷其中,除非他的特權大到無需彰顯,只用表演一些低調的姿態。朋友的人生也有起落,現在他早就不開那台奧迪,換成了一台很普通的七人座家用車。說起從前,他搖頭笑道,太虛妄了,以前老罵那幫傢伙,自己居然也在模仿他們。但他又會覺得,黑色新款的奧迪A8很不錯。

人總是很矛盾,縱然我以後再不好意思坐進各種真真假假的特權車裡耀武揚威,但每次要誤機時,我心中最陰暗的部分也會冒出一個想法——如果我有急事要辦,而要去的地方一天只有一個航班,我明顯趕不上了,恰好我又有特權,我會讓這架飛機連同幾百個乘客等我半個小時么?拋去一切偽善,我覺得答案八成是——我會的,而且會讓機長把責任推卸到航空管制上。

沒有人能控制自己不會凌駕在他人和法律之上,哪怕他再好再溫厚。體制賦予特殊個體的特權是無法靠自我修行來美化和消解的。就算你知道,那些沒有特權的人正在對你唾罵和鄙視,不存絲毫的敬意,你也無法停止享用這些。就像蘇聯的特供製度再受平民的詬病,面對經濟衰敗,民怨沸騰,有可能同歸於盡,那些身在其中的人也不願意放棄它。沒人願意主動把各種車證扔在風中。答案不會在風中飄。

蘇聯的特供體系一度幻想能夠延伸到工人,以為這樣可以鞏固政權。但是它沒等到那一天。就算那天來臨,蘇聯依然不會有好下場。當特權想惠及到越多人時,只是特權階級感到威脅以後的自保罷了。承諾他人將能得到什麼,最終他人什麼都得不到,只有限制那些承諾者自己的權力,他人才能得到他本該得到的一切。

寫這些沒什麼意義,純粹是想起以前在北京的日子,又看到眼前新聞,亂塗幾筆。我們所見的社會進步或者退步,常常只是特權與特權之間的爭鬥結果。人有善惡,權無美醜,所以去向何方,全憑運氣。多少個權傾一方的人說倒就倒。這次倒一個,也許國家向前走了,那萬一下次倒錯一個呢。如果一個地方充滿着的不被限制的權力,那麼誰都不會安全,包括掌權者自己。

 

SJ結語

其實對香港一樣applicable:

當你沒有特權時,你口口聲聲厭恨特權。

假如特權當前,你能毅然拒絕嗎?

.

.

.

.

假如大部分人答案係 「能」(而且真正做到),則這個社會還會進步當一個公民社會。

否則即是淪陷而倒退。 不需太多大道理,其實也就 as simple as that。


轉載請註明StealJobs.com及原作者。 StealJobs全面透露各行各業人工,工時,晉升前景,以及入行攻略,歡迎匿名提供收入資料

Employers or publishers who object to the above content please read SJ Community Guidelines and contact us via email or Facebook message. The above content is mere opinion of the submitter(s), not facts, not from an official source, and might be inaccurate.
如對本網任何內容有任何意見或投訴,請按此聯絡本網,本網會盡快為您處理問題。 


立即加入StealJobs@FB 更多90後上位攻略

以下係默默支持SJ的廣告商,啱用去睇:




按下圖,立即向StealJobs匿名爆料人工資料 Submit Job Review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Share
Hide Buttons